2016年8月31日 星期三

老年憂鬱不是老化(董氏基金會)


 (撰文/臺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一般精神科
劉興政主治醫師兼主任)
治療老年憂鬱,先正確辨識成因
老年憂鬱症有的是來自於年輕即發生的憂鬱症,這是所謂的早發型憂鬱症;也可能是年輕時沒有憂鬱症,直到老年才發生,一般定義上會說是60-65歲以後發生的晚發型憂鬱症。當然也可能續發於一些內外科疾病,或續發於一些藥物或物質濫用等。
憂鬱症在臨床上,常會有憂鬱情緒、喪失興趣、失眠、食慾下降、罪惡感、負面想法和自殺意念等。在精神醫學上,常會以臨床病情的多寡和嚴重度,來定義是否達到所謂重鬱症的診斷。許多研究已經發現,老年憂鬱症狀對患者的影響包括,包括生理活動下降、自我健康維護降低與服務需求上升等,在台灣常見到這些患者反覆在各個醫療科別裡尋求檢查。老年憂鬱的患者常合併有執行功能下降的情形,執行功能代表的是大腦的前額葉的功能,主要包括判斷和解決問題的能力。當合併執行功能下降時,他們的治療反應和預後常常比較差,也較容易復發。

老年憂鬱症的引發成因通常會從生理、心理和社會三個層面來看疾病的產生和發展。
生理原因包括:
(1)腦血管因素:一些影像學的研究發現,老年憂鬱症患者的腦部常有白質的病變,尤其是在前額葉的位置。主要是因為腦血管病變而造成,進而產生憂鬱症。所以帶有腦血疾患的危險因子的病患也較容易出現這所謂的「血管型憂鬱症」,包括高血壓和糖尿病等。這類血管型憂鬱症的病患比較容易出現精神運動遲緩,也較少會有罪惡感,一般的病識感也較差。
(2)神經退化因素:一些研究顯示,憂鬱症的病患有較高的比率會得到輕度認知功能缺損和阿滋海默失智症,尤其是反覆發作的憂鬱症病患。當然一些失智症患者也會有憂鬱症,有的學者認為憂鬱症是部分失智症的前驅症狀。 巴金森氏症是另一個常見的神經退化性疾病,這類患者也有很高的憂鬱症比率。這些退化性疾病和憂鬱症的關係顯示某些腦區的退化會容易產生憂鬱症。
(3)生理疾病併發症:一些生理疾患常容易發生憂鬱症,如心臟病、糖尿病、高血壓、慢性背痛、慢性關節炎和聽覺視覺缺損等的患者。這些憂鬱症可能是疾病本身的影響,也可能是一些藥物的因素,例如某些賀爾蒙製劑、高血壓藥物和腸胃藥物,都可能會導致憂鬱症。
另會引發老年憂鬱症的層面則是心理與社會因素,二者常互相交替影響,這部分的影響不亞於生理疾患,例如安置於機構的失能老人,面臨的問題包括生活環境的轉換改變,生命的意義和失去自我掌控力等心理反應,都會構成憂鬱的原因。進一步探究其心理、社會因素可區分如下:
(1)人格個性因素:某些人格個性特質的人較容易產生憂鬱症,包括神經質,強迫性人格,和較沒有安全依附感的人。
(2)行為因素:當一個人面臨無法改變的困境,在持續反覆努力都失敗後,就容易產生憂鬱症,這就是所謂的「習得無助,learned helplessness」。老年人常會面臨無法改變的慢性疾病或失能,如果無法適當的自我調整去適應,極可能產生類似習得無助的現象,而產生憂鬱症。
(3)認知扭曲因素:對於自我沒有信心的人,常會以負向的角度看待自身的情形。這種認知扭曲的人在出現壓力情境時,一般都會先認為自己不好,然後認為環境和別人也不友善,然後認為情況不可能改善,進而容易出現憂鬱症。
(4)社會支持因素:社會支持不足,於社會上孤立無援常會和憂鬱症相關,尤其是「情緒上的支持不足」更和憂鬱症相關聯。
(5)生活壓力因素:生活的壓力事件常和憂鬱症有關,喪偶最被認為是最重大的生活壓力事件。其他諸如生病,或慢性的低經濟水準等,都是會導致憂鬱症的原因。

治療老年憂鬱症,必需先辨別是否有導致憂鬱的原因,嘗試加以排除或處理,例如是否有內科疾病或藥物的干擾。在憂鬱症的治療上,抗憂鬱劑藥物的使用常是需要的,在老年人使用上要注意副作用和注意治療時間,因為一般需要數週的治療才會有效果。
這治療過程中,家人非批判性的耐心傾聽是非常重要的。因為老年憂鬱症也常伴隨多種心理社會原因, 支持並了解他們的認知想法,現實面臨的困難,而協助處理才能達明顯的治療效果。

本專欄由董氏基金會與信義公益基金會共同合作,內容由董氏基金會心理衛生中心提供,欲知道更多憂鬱防治相關資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