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30日 星期三

分手時,千萬別做卑鄙的人

當一段新戀情開始時,心臟會不停跳動,彷彿隨時就會炸開;但當看似天長地久的愛情最終以分手收場,那一刻,原本奮力跳動的心臟,便像突然「砰!」一聲而停止跳動。毫無預警的分手之痛,會讓人難以承受而哭泣數日,有人甚至嚴重到行為異常。佛教將分手的痛苦稱為愛別離苦,意指愛情消逝成為獨自一人而感到痛苦,是佛教八苦之一。再加上分手這傢伙因為尾巴很長,不太能隱藏好自己,所以會長時間待在身旁無時無刻騷擾我們,彷彿要我們將過去所愛過的代價一口氣償還。分手總是帶給人們淚水與傷痛。 
十年愛情也可能一夕畫下句點 
「對你來說,我們之間的愛只是口香糖泡泡嗎?就為了等今天砰地一聲吹破它,所以吹了十年嗎?那我究竟算什麼?曾經相信你所吹的泡泡永遠不會破的我,現在究竟該怎麼辦?」

慧善小姐在日記中寫了這樣一段話,她在過去十年多的歲月裡,只和這一位男人交往。「純純的愛、瘋狂的愛、安穩的愛,都是與他一起經歷。說他是我二十代的全部也不為過。」這些話,如實傳達了她內心的痛苦。就像許多交往多年的情侶一樣,他們從第七、八年開始,見面次數逐漸變少,講電話的時間也變短了,但是她從來沒想過會分手,對對方又愛又恨的她,早已將對方視為一家人,就這樣到了三十歲那年,對於結婚隻字不提的男友,她開始感到戰戰兢兢。有一次她好不容易開口:「我們是不是也該準備結婚了?」但他卻沒有回應。正因為男友這樣的反應,引發彼此很大的衝突,於是就分手了。男方關了一陣子的手機沒有任何聯絡,最後只用一封簡短的信告知,沒有想要與她結婚所以決定分手。 

分手後,她公開了自己的單身狀態,並決定投身宗教。她認為如此深愛的男人都能拋下自己離開了,還有什麼勇氣敢再認識新男人,與其賭上一輩子去相信那不可靠的愛情,不如到非洲照顧小朋友還比較踏實。 

在聽慧善述說這些故事時,我心裡彷彿被人放了顆石頭般鬱悶。女人在花樣年華與一位男人相戀,奉獻十年後卻在一夕之間接獲分手通知,當下她的心情一定很糟糕。慧善會選擇去那麼遙遠的非洲傳教,是因為她沒有勇氣面對失去愛情的事實,一心只想忘掉那段為了某人付出所有的殘酷事實。然而這些痛苦就是曾經愛過的代價,除了相信時間會是最好的良藥,又有什麼選擇呢。 

就像慧善對愛情的看法一樣,我們一生都會遇到珍貴有如自己一部分的對象。這些對象除了子女、父母、戀人、朋友之外,還包括有一天一定要實現的夢想、準備好長一段時間的考試、不想失去的青春與容貌等,只要是曾投入高度關注與關心的事物統統都是。但是當妳突然失去這些珍貴對象時,就會感覺像是挖走了一塊心頭肉般痛苦悲傷。表現這種情感的過程便是哀悼,慧善目前就是處在那股悲痛的情緒中。 
如何克服分手的傷痛 
處於哀悼歷程的人,同時會有各種混亂的情緒,就像沉溺在一盒裝滿所有與悲傷相關字眼的情緒箱子裡,這些情緒會輪流出現,有時同時湧出,有時以為熬過去了卻陰魂不散。曾有位婦人向我告白,她突然失去了即將成人的女兒,在經歷好幾年的哀悼過程,好不容易回到正常生活時,卻再度生出嫉妒憤怒的情緒,她自己也非常驚訝。就像這樣,哀悼並不是爬樓梯般一步一步往前,但有時也會在不知不覺中突然找到出口。 

在哀悼過程中會經歷的典型情緒有以下幾種。第一是否認,失去珍貴對象的人會否認發生的事實。當愛人通知要分手時,會做出聽不懂對方在說什麼,請對方不要對自己開玩笑的反應。但也不會完全否認,即便自己心知肚明情況有點不太對勁,也仍會先從否認開始。這是潛意識裡我們心理為了緩和突如其來的打擊所做的策略,刻意拖延時間直到心理準備好接受事實。 

第二是憤怒,連續劇中經常出現失去親人的家屬,會抓住醫生衣領大鬧要求醫生救回家人;接獲分手通知的女人,會質問對方「你怎麼可以對我這樣?我不會放過你的」,這些都是因為失去而做出的憤怒舉動。但是憤怒對哀悼者來說,是聯結世界的扣環。感受深層傷痛的同時,如果沒有任何聯結扣環,會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所以表現憤怒情緒其實反而比悶不吭聲來得安全。 

憤怒情緒之後,隨即而來的是把對方理想化,以及對自己的自責感,以「我還能遇見像他這麼好的男人嗎?」的念頭抬高對方價值,並以「一定是我不好,他才會離開我」深深自責。藉由賦予對方美化的形象,合理化對失去對方的悲痛。接著留給自己的是悲傷,眼淚像壞掉的水龍頭,唏哩嘩啦痛哭一場,用全身表達所有痛苦。悲傷是哀悼的核心過程,如果不能表達悲傷,那些壓抑的情緒就會以其他如憂鬱症或暴躁等更辛苦的方式展現。 

只要發洩完悲傷,就變得可以真正送走那珍貴的對象,承認雖然深愛過但如今要分開的事實,也等於重新接納了對方,接受那些又愛又恨的情感,並重新思考對方對自己究竟有什麼樣的意義,以及檢視自己從不真正認識的內心世界。雖然對方已經離開,愛情已成過去式,但透過這些過程,妳能感覺自己又成長了,並學習沒有對方也能繼續生活下去的方法。 
不要輕易開始下一段戀情 
不知慧善處理這段傷痛花了多長時間,我告訴慧善,可以讓自己充分表現傷心難過,不要壓抑任何情感,建議她如果想要傳教就放心地去,只要那是心裡想做的事就去嘗試。佛洛伊德說過,「哀悼是對失去愛人或失去某個特定對象時所產生的反應」,哀悼雖然帶來痛苦,但這是正常過程,一段時間後就會消失。人都有自我修復的能力,痛苦能使我們變得更堅強。全世界光是經歷過分手與喪失之痛的就有七十億人,慧善當然也能禁得起這項考驗。 

只是我也建議慧善,在尚未撫平心中傷口前,應盡量避免輕易開始下一段戀情。心理學家海倫娜.朵伊契曾說,「沒有表現出來的哀悼,會用任何方法傾巢而出。」也就是說,如果沒有好好送走上一段戀情,那些過去未被解決的心理就會影響下一段新戀情。若以這樣的條件談戀愛,即便對方是非常不錯的對象,也很難會有結果,到時所承受的傷害,會再加乘上一段戀情所受的心理創傷,變得更為巨大。 
分手雖然是結束愛情的階段,但也是接受下一段戀愛的準備期。只不過最近我們經常看見與現任對象分手後不久就和新對象在一起的情況。電影院裡,上一部片到下一部片之間都留有間隔時間,餐廳上每道菜之間也會稍留間隔,就像電影與用餐都會預留時間準備面對下一位「新主人」一樣,面對已逝去的愛情也必須留有哀悼時間,這樣心理的傷痛才不會更加惡化,也不會錯失未來找上門的愛情。 

但如果情況反過來,當妳需要對某人提出分手時,記得千萬不要在分手面前變得卑鄙,無論過去是否曾經歷分手之痛,只要站在提分手的立場,就不該以「不希望造成對方傷害」為藉口而變得卑鄙。例如突然不接電話或人間蒸發,甚至被動等待對方先提分手,一方面將說出「我們分手吧」這句話的權力交給對方,二方面讓別人以為自己才是受害者,比較不用背負辜負對方的罪名。但是心已不在的人等著對方主動提分手,是否反而讓對方更添傷害?不再愛並不是罪,而是已經無法改變的事實,所以即使難以親口提分手,也要將這件事盡量處理得圓滿。因為在不知理由何在的情況下被通知分手的人,哀悼過程相對會更辛苦,甚至有人從此再也不談感情。所以就算難以啟齒,當妳想分手時,也一定要鼓起勇氣好好跟對方說清楚。 

分手的英文為「Good bye」,看似簡單,卻沒有任何一句話比這句更難實踐。越是痛苦的愛,越需要好好的送走它。送走意指將失去與憤怒的情感搗碎流放出去,有幸福就會有不幸,有傷痛就會有成長。我們必須承認有愛情就會有分手的可能,但依然還是要正面面對愛情,成為更懂得付出的人。 

愛情都會帶來痛苦,如果想避免那些痛苦,就只能將愛情徹底從人生中刪除,然而人這一生是否真能不動任何感情?愛情會有意無意隨時再度找上門,即便現在處在離別的傷痛中,未來也總有一天會面臨新的愛情。所以分手後不要覺得自己見不得人,悲傷是只有愛他人比愛自己還多的人才能享有的特權,即便飯會吃不好,覺會睡不好,眼淚會流不停,也記得千萬不要放棄愛情。 

本文出自《心理醫師媽媽告訴女兒的31件事》商業周刊 
轉載自http://www.babyou.com/opencms/channel5/Babyou017446.html?__locale=zh_TW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