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26日 星期二

我的工作是母親(天下文化出版社) 讀後心得分享


台南春暉精神科診所
吳幸如睡眠技術員/蔡幸芳醫師

我相信,如果我的母親不是那樣的母親,在養育兩個女兒之後,我一定很難有這麼堅強的力量來督促自己。所以,我要為我的孩子做個好母親。

讀完封面的這段話眼淚開始流個不停。教養來自於身教,這點在作者的身上是再次得到驗證的。小時候作者的母親是位職業婦女,不僅要忙於工作,在出門前出門後, 仍要一刻不停的補做有家庭主婦該做的工作,而且工作量只會比別人多不會少。可敬的是她的母親只看見完成工作的喜悅,從不感嘆自己的工作量可能是別人的幾倍。作者就提到「在我還沒聽過正面這個詞的童心裡,我已經從母親身上了解了其中的意義。她那特別的責任感,從沒化成語言教訓過我,但是我已經從她身上體會到『母親』這個角色喜樂的一面,和責任所帶來的欣慰之感」。浸濡在這樣充滿愛的環境裡,她也只會以同樣的照顧方式來看待和照顧自己的家庭。

當然在生活環境中不是只有一個”愛”字就能解決一切問題,尤其因為先生工作的關係,她們常四處遷移甚至到國外,但母親的工作不僅是安頓好這個家的環境,而且要安頓每個人的心,尤其小小孩每到一個新的環境,要適應的除了語言、學校、朋友還有文化,這些都會成為小小孩心理的負擔,但作者也總能在最快時間內帶領著她們習慣和融入。這其中作者強調的觀念是「不將就」。將就在中國的解釋裡就是雖然不滿意但是勉強可以接受,事實上這樣的觀念是我們習慣將任何事設一個標準,所以凡舉在任何事情上只要未達我們習慣的標準,將就的心情就會不時的出現。比如妳現在要上台演講,麥克風如果太高,大多數的人會習慣抬頭或踮腳,麥克風太低就會彎腰低頭,其實有更好的方法只要調整麥克風的高度就好了。生活態度也是,只要調整看事情的角度,我們都能學習在任何環境下都可以盡情生活。

家是心之所嚮,適當的物質能讓家更具功能,但是只有物質沒有心的家卻不能帶給家人真正的舒適。和家人保持綿密的互動,共做家事一起討論功課,隨時保持自己的安定從容,一個穩定凝聚的家自是形成。


我也要謝謝妳,我的母親,如果不是妳迫使我必須從七歲開始提早學習獨立與照顧弟妹們,想必在這麼多年後,我很難有這麼堅強的意志力來面對生活的困境,也很難有這麼大的力量來承擔照顧我的弟妹和小孩們。所以,我要為我的家庭做個好母親。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